《莫达维的秘密》连载:谁说好女孩不能说脏话!

书摘试读

书名:《莫达维的秘密》

作者:莫里

出版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0年4月

出品:酷威文化


电波里,方解的哭腔模模糊糊传来:“苏姐,你听我解释,这事我不是故意瞒你……其实他们就是签个合同,合同里规定要约会啊,吃饭啊……”方解吞了口口水,小声说,“然后穆先生会给苏瑾一些影视圈的资源……”

苏纪时只恨自己没多关心妹妹一些。苏堇青本可以不做“苏瑾”的……本可以有自己的人生,但这一切都被娱乐圈这个大染缸毁了。

挂断电话,苏纪时宛如困兽,在屋子里一圈圈地走着。

昨日她还嫌这套公寓太大,一个人住空荡荡的;而现在,她的怒气就足够撑破这套用来“金屋藏娇”的房子了。

突然扔在地毯上的手机再次响起。居然又是方解。

“干什么?”她接起电话,冷冰冰地问。

方解干咳两声:“苏、苏姐,刚刚穆先生的秘书来电话,想约明晚见面。你看……要不然我推了?”

“不用推。”半晌,苏纪时给出了一个意外的答案。

她从角落里拎出沉重的双肩包。用肩膀与耳朵夹住手机,腾出手从包里掏出了她珍爱的宝贝——一只小巧的、布满风霜的、被擦得闪闪发亮的地质锤。

“明天几点?我会准时到的。”

方解硬着头皮说:“这次穆先生应该是商量续约的事。合约为期三年,这个月月底就到期了。”

苏纪时笑了:“续约?行啊。”

穆休伦要是敢把合约拿出来,她就让他尝尝正义铁锤的滋味!

此时,穆休伦正在看合约。条款极为详尽,包括他可以为苏瑾提供多少资源、苏瑾要当多久的幌子。穆休伦对之前的合作十分满意,于是要求律师起草一份续约合同。

不过这律师是新入职的,新合同里有几处写得不尽如人意。

穆休伦拿起笔,唰唰删改:“这里,‘乙方必须随叫随到,每月需与甲方约会三次’——约会三次?还嫌我工作不够多吗?哪有时间同她约会?”

又划掉一条:“‘约会内容由甲方规定,包括且不仅限于牵手、拥抱、接吻、过夜。乙方不得提出异议。’想和我接吻过夜?律师是不是被那女人收买了?”

他只求苏瑾乖乖当个花瓶女友,被他捧着,宠着,举起来当个挡箭牌,遮住他人探究的视线。越是冰冷的条款,越对双方有利。

毕竟,像他这样优秀、英俊、多金、成熟、知性、有才华、有能力、有智谋、有手腕……的人,要是再多一分温柔,苏瑾肯定会对他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……吧?

保姆车穿破夜色,缓缓驶进了地下车库内。

阿山叮嘱:“苏姐,口红给你装包包里,吃完饭记得补一下哦。”他拿过爱马仕手包,把口红塞进去——只听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扁扁的手包里掉出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!

方解:“苏、苏姐。”他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你能不能解释一下,为什么你的包里会有一把锤子?”

苏纪时浑然没有做错事被抓住的愧疚感,坦然道:“还能为什么?他敢欺负我妹妹,我当然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了。”

方解都快跪了,怎么就没发现,苏纪时是个隐藏的妹控啊:“苏姐!穆先生再怎么说也是苏瑾的金主!你就算再生气,也不能锤爆金主的头啊!”

苏纪时眼神似波,淡淡扫过:“谁说我要锤爆他狗头了?”红唇荡起一抹笑意,“我是要锤爆他的龟——”

阿山惊叫:“好女孩不能说脏话!”

然而苏纪时连头发丝都没颤一下,坚定地吐出了最后一个字:“头。”

为了穆先生下半生的“性福”着想,方解没收了那根闪闪发亮的地质锤。

女孩裹着一身星辰纱裙,娉婷地向着餐厅内走去。

方解躲在楼梯间,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长舒一口气。握紧沉甸甸的地质锤,打定主意,一会儿就把这个人间凶器扔进护城河里!

因为精神松懈,他并没有注意到,苏纪时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劲。

电视里的邦女郎,可以用吊带袜藏枪,那苏女王也可以用吊带袜藏个——锤子。

电梯门一开,领位员立即迎上来,带着穆休伦走向他订好的餐桌。

待看清眼前的情景,穆休伦脚步一顿,愣住了。

全景窗外,黑夜已经悄然降临这座城市。女孩坐在一条由星辰织就的纱裙里,单手托腮,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的夜景。珍珠悬于耳畔,钻石饰于颈间,短发飘逸着点点银光,顾盼间潋滟生辉。万家灯火被她踩在脚下,却不及她鞋尖上的一点尘埃。

她虽面朝窗外,嘴里却流畅地报出一连串的菜名,让侍候在旁的侍者手忙脚乱。

“空运来的澳大利亚龙虾有吗?选品相最好的,给我来一只。鲍鱼别拿五头六头的糊弄我,挑最大的,先来四只吧。冰岛生蚝来一打,挪威三文鱼来两客,帝王蟹深海虾你们看着搭配吧。都要最贵的——我们穆先生,有的是钱。”

穆休伦觉得今天的苏瑾,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……

坐在窗前的苏瑾也跟着转过头来,看向了他。奇怪的是,女孩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全然陌生的审视感,仿佛第一次见,自下而上,慢慢地、一寸寸地,观察着他。

在那一瞬间,穆休伦怀疑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另一个人——但仔细看去,明明还是苏瑾的模样。

“好久不见啊,”女孩眼波流转,露出笑颜,“穆先生。”

“确实很久不见了,最近有些忙。”穆休伦强压下心中的违和感,细细观察着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面的“女朋友”,不由思索:怎么只是换了个发型,变化就这么大?

用心推荐每一本好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