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文学大家阎连科涤荡文学河流的经典之作:《年月日》

图书资讯

2021年7月,着名作家阎连科经典中篇小说《年月日》由磨铁图书推出全新单行本。阎连科为新版深情书写长序《神若来,黑夜的灵光是种朝阳色》,讲述这本书对于作者文学创作生涯非比寻常的意义。

当代文学大家阎连科蜚声文坛的经典

阎连科,1958年出生于河南嵩县,1979年开始写作。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、香港科技大学冼为坚中国文化客座教授。其作品被翻译成近30种语言,在世界各地被广泛阅读和接受。曾斩获鲁迅文学奖、老舍文学奖、卡夫卡文学奖等各大国内外文学奖,是继村上春树之后第二个获得卡夫卡文学奖的亚洲人,被誉为莫言之后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之一 。

当代文学大家阎连科涤荡文学河流的经典之作:《年月日》

其经典中篇小说《年月日》,自发表以来,便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。曾获Action contre la Faim(国际反饥饿组织)颁发的“反饥饿图书奖”,包揽国内多项小说大奖:第二届鲁迅文学奖、第八届“小说月报”百花奖、第四届上海中篇小说大奖获奖作品。相继被《纽约时报》《华尔街日报》《波士顿环球报》等海外重要媒体隆重推荐,给予超高评价。法国教育中心更是将其列为中学生推荐阅读书目。

一个史诗级寓言,一部荒芜世界里的守望者之书

《年月日》读起来具有史诗的磅礴厚度,但它的篇幅却并不长。这是因为它进行了高度的浓缩:将万物浓缩到一人、一狗、一苗上。这也让《年月日》具备了寓言的性质。

它讲述了一个老汉和一条盲狗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光。千古一遇的大旱降临,村庄里的人尽数离开,只留下了先爷、一条盲狗和仅剩的一株玉蜀黍苗。日光毒辣得能称量出光的重量,一人一狗该如何守护着一点微弱的希望存活下来?在年月日的反复轮回中,日头越是难熬,生命越发显出生猛的力量。正如《纽约时报》所评论的那样,在这部小说里“人如此执着地活着,荒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粗俗和感性”。

神若来,黑夜的灵光是种朝阳色

阎连科在本书序言《神若来,黑夜的灵光是种朝阳色》中,回顾了自己写作此书的灵感来源:“落日在前面。野草在脚下。寂静在我四周响出噼里啪啦声。我正走着不知为何突然收住了脚。突然在一个深邃死寂的片刻间,脑子里门洞大开地闪出了一个光炫来——如果人类的祭日到来了,世界上只还有一个人和一粒种子会是什么样?我被这个念头震住了,甚至有些惊慌和骇然。”于是,阎连科动笔写下了这部之后广受赞誉的《年月日》。

阎连科说道“《年月日》让我开始相信好文学一定是一个人生命驿站的写字桌;相信文学的神至、神视和灵之光;相信神来时,文学的黑夜决然是种朝阳色;相信虔诚握笔等待的人,终会在黑夜中再次看见灵至神视那束光。”可以说,《年月日》是作者的“神来之作”。

中国版《老人与海》,真实书写生命的脆弱与强大

本书显示着一个中原大地上农民悲壮坚毅的生存力量,是一曲动人魂魄的生存壮歌。故事引人入胜,且极具张力。阎连科将这种张力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在通篇展开,引人入胜的同时,让人不禁对主人公的命运感同身受。读者纷纷将其誉为中国版《老人与海》,其精炼与隽永,是值得反复阅读与品味的。

小说用动人而又凝练的言语,描写人在特殊生存环境中的生存伟力,淋漓尽致地写出生命的脆弱和强大。小说的构成基于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和在现实真实图景上的发挥。从这篇小说开始,阎连科离开了对农村的现实性的描写,开始不断注入传奇因素。这是在阎连科文学创作历程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一部作品。

精装典藏,重磅上市

无论哪个时代都需要经典,此次出版单行本是以敬畏之心将经典再度拉回群众的视野中。

稿件付梓之前,作者已对内文进行百余处修订。出版方特邀插画师打造主题全彩插画,视觉呈现小说经典场景。图书小开本精装设计,封面采用特种纸,专色印刷工艺,彰显品质与细节,适宜反复阅读与收藏。

来源:

用心推荐每一本好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