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话是技术,甚至是艺术

6月9日,我将《读书杂感》(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1TfO3Sg4-oQM9ljPwcDB3g)分享进圕人堂群。成员扬抄说:“群主真是高产!”我做了“引伸式”回应。图谋作为“群辅”角色,有些出产算是“工作需要”。主要目的是维持“圕人堂服务体系”最低限度运转。我做的一些工作,层次较为肤浅,多属于流水账式、絮叨式。其中一个原因是,试图作为暖场秀、垫场秀,抛转引玉。若干文字,原本是期待推动议题式交流,促进交流与分享,增强参与者及旁观者的获得感、成就感。当前受到的制约比较多,效果不尽人意。有些话题,真的是“如今明白人不多,明白了说话的人也不多啊!”说话是技术,甚至是艺术,很难做到“恰到好处”。

“高产”是一个相对的概念。正经学术成果类的产出,早已算不上“高产”。受多种因素的影响,比如学术期刊的版面资源本身在大幅缩减、自身的年龄在日益“老化”、自身的“可研时间”日益缩水,当前属于“低产”,甚至“难产”阶段。不正经的非学术性产出,或者非严格意义的学术性产出,主要是博文产出,这方面的产量未见明显下滑,自2005年1月至今持续了20年。特别是2014年5月创建圕人堂QQ群之后,博文产出有一定幅度增长。

文字产出,实际上是一种说话形式。我自认为是幸运者,得益于各路贵人相助。我的文字产出算是比较受欢迎的。我的文字,学术性期刊、学术性图书、专业报纸正式刊发的数量和质量,应该算是还不错的,倘若再结合自身所处的环境,那可能算是“挺不错”的。博文形式的文字,2019年之前有一定比例有机会正式刊发,2019年之后有机会正式刊发的比例很小,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其中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吸引注意力的资源与服务越来越多,载体越来越丰富。正式刊发的媒体或载体,本身受到很大的冲击,涉及方方面面。我自身略感欣慰的是,我的写作主要是围绕“图谋”两字,受众面较窄,但关注度还算是“过得去”的,由阅读量及互动情况可见一斑。

以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例。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上的文字,基本均是在科学网图谋博客“首发”,多为原创内容(部分内容为摘编性质,比如“圕人堂文摘”)。近日,收到圕人堂微信公众号读者“私信”:“经常看这里的文章,觉得很贴合行业,也比较敢说真话……”2018年6月12日,圕人堂微信公众号开通,当时的期望是当年关注用户突破1万人,没想到马上就是6周年,截至2024年6月9日总用户数为8879,距离1万人还很远。2024年5月,常读用户月净增304,常读用户1661,常读用户比例19%。圕人堂微信公众号这样的“成绩”,算是“难能可贵”的。

为什么说话?说话为了什么?为谁说话?对于我来说似乎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——图谋。图谋的进一步阐释为“图谋,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,为图书情报事业谋。”我的说话能力和水平,我自身是有自知之明的。“千字文”的输出速度,通常是在一个小时左右,这样的输出速度对我来说,还是吃力的,因为大多数是做了前期工作的,比如可能在此之前已花了若干时间和精力做相关准备(资料与素材积累)。“千字文”的输出质量,可以说是“良莠不齐”,但算是尽力而为。

活到老,学到老。说话,更是学无止境。

说话是技术,甚至是艺术

 

 

 

 

 

编辑:图谋

封面及文内图为圕人堂成员麦子分享(冰岛Gullfoss瀑布)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微信公众号圕人堂LibChat出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

圕人堂QQ群(群号:311173426)

为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交流群

说话是技术,甚至是艺术

 

1、推书网发布的文章《说话是技术,甚至是艺术》为推书网注册网友“推书网”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2、推书网文章《说话是技术,甚至是艺术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3、推书网一直无私为图书馆转载发布活动及资讯动态。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推书网不承担责任。

4、本文转载链接:https://tuibook.com/duihua/27923.html

(0)
上一篇 4天前
下一篇 4天前

相关推荐

  • 李哲:坐在图书馆里面

    人在图书馆里待久了,头脑也会被书籍所熏陶,引发一场场天马行空的想象。 写下第一篇文章时,大概率是在一个宁静的夜晚。只有夜晚,人才最得闲,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内一片寂静,四周无人抬头,皆在伏案奋笔疾书。只有一个人格格不入地仰头畅想未来,比如能否成为一个作家。 尤其刚读完一本食之无味的书,或不认同作者观点,自己越发自信。眼高手低,这个自小就被定义为贬义词的成语在此时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写么?坐了这么久,看了这多书,不写点什么难道不也是在虚度光阴吗?   那就拿起笔写写。我思故无在。要把所思所想写下来,别人读…

    2024-02-21
    00259
  • 南怀瑾:管仲与齐桓公的精彩对话

    尊贤则不惑 第二“尊贤则不惑”。这是指身任治国平天下之责的任务,日久月深,最容易被权位所迷惑,不知不觉而陷溺堕落于“师心自用”,或“刚愎 自用”的自大狂弊病之中。所以必须要做到真能尊贤以自辅。 例如曾子总结上古历史上的经验,所谓:“用师者王,用友者霸,用徒者亡。”如商太甲师事伊尹,殷高宗师事傅说,周文王师事吕望(姜太公),便是用师者王尊贤的榜样。齐桓公用管仲,秦缪公用百里奚 ,晋文公用舅犯等,越王勾践用范蠡,汉高祖刘邦用张良、陈平,刘备用诸葛亮,唐太宗用魏徵、房玄龄、杜如晦等诤臣,便是用友者霸的前例。至于…

    2023-09-16
    00436
  • 温儒敏:读书以养性

    ?本文作者:温儒敏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现在是网络时代、图像时代、视频时代,人们读书的时间少了,上网、读图、看视频的时间多了。视频、网络和图像尽管拓宽了人们接收各种信息的渠道,却不可能取代文字阅读。 比起其他接收方式,读书可能更有选择性,也更个人化,更需要主动性和创造性思维的介入。读书所能获得的文字感觉,是观看一般视频所没有的,甚至网上阅读也难以获得书本阅读的那种独有的效果。拿着手机或阅读器诵读“目尽青天怀今古”,总有些怪怪的,不能进入状态。这不完全是习惯问题,也有媒介运用的区别所形成的效应问题。另…

    2023-11-03
    00286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